您当前的位置: 狗万网址 >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INFORMATION
 

英雄无敌3职业剧情分析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9-08-26 14:07

  《英雄无敌3》中的英雄职业和剧情有什么关系呢?玩家们是不是不太了解呢?小编下面给大家带来的就是英雄无敌3职业剧情分析。

  《英雄无敌3》中的英雄职业和剧情有什么关系呢?玩家们是不是不太了解呢?小编下面给大家带来的就是英雄无敌3职业剧情分析。

  H3主旋律自然是战争,而战争的胜负由许多因素决定,然而,诸多元素中,有两项作用是无形且至关重要的,它们便是士气和运气,在H3中这对应了两项技能。士气、运气在许多场合游戏剧情及真实历史中发挥的作用会使军力强弱反转,战争胜负更易。

  士气(Morale),顾名思义,就是士兵的战斗意志,包括激昂的斗志、不知疲倦的精神和敢于牺牲的勇气无数事例表明,同等实力下,士气高的军队更容易取胜;反之,战火所至之处,死得最快的旺旺是最怕死的人。H3的人族以孱弱之躯构筑强极一世的国度,拥有战无不胜的军队,主要原因不在于大量豢养的狮鹫或者光复战争中期降临的天使,而在于每个战士(你们明白我说的不包括拿粪叉的那帮人)的良好士气。

  士气不是本来就又的,它源自战士的信念或保卫家园的决心,或同仇敌忾的怒火,或刻骨铭心的仇恨。士气会受到客观因素的影响,恐惧、困惑、怀疑、挫败、羞辱都能打击士气,甚至,与有敌意的势力进行不情愿的协同作战也会使士气低靡(129就是这么闹出来的)。此时,如何鼓舞军队士气便拷问将领的领导能力,在H3中这叫【领导术】。

  如何领导军队使其保持高昂士气,每个领导者都有自己的见解。中国古代的亚圣,孟老师,一句“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就指出了士气的重要性,而后他提出激励士气的办法是【施仁政】。依本座之见,亚圣若穿越到H3,习得领导术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仁政”跟士气有球的关系啊!)

  斗士英雄是H3领军主要劳力,所以一般情况下,每个阵营中的斗士英雄都更亲和于领导术。人族的骑士英雄更是领导术的集大成者;领导术不仅是骑士最为深化理解的技能,也是骑士的招牌,许多骑士出身的其他职业英雄也都掌有领导术。地下城的地下领主对领导术也十分醉心,仅略于骑士,原因在于恩洛斯大战中的败者大量逃亡尼贡,藏亡纳死的地下城阵营军队中的人类将领,多处于原本的骑士序列。

  当然啦,话不能说得太绝对。就拿“斗士英雄善领导术”来说,墓园阵营的所有英雄都对领导术深恶痛绝,他们的兴趣只在于如何摧毁生灵的士气比如制造能让人士气低落的鬼龙。我们不能说死亡骑士和巫师都是心灵变态,毕竟从实用角度大家都知道,对于【心智不全】的丧尸们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士气。墓园阵营的英雄如果学了领导术,大有北大高材生卖猪肉的技能无用感。

  元素煲额对不起,是元素堡的元素人英雄的亲和领导术程度与元素使英雄相差无几,且都非常低,为什么呢?因为元素报主要战力是元素士兵,同样的是心智不全的。以H3的剧情中学习剧情的难罕,学习什么技能都要在实用性上花费心思。

  塔楼的炼金术士英雄对领导术的亲和力很低反而还不如术士,似乎违背了“战系亲领导”的规律。不过细想5秒就能明白过来,炼金术士整天捣鼓的傀儡()正是塔楼的主要战斗部;相反地,术士英雄却是法师、神怪组成的统治阶层的领导者,傀儡作战是不需要士气的,而法师、神怪在必要时卷入了战斗,士气将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巡逻兵、野蛮人、驯兽师对领导术亲和力不如骑士和地下领主,但也足够可观。而法系职业(这里不说术士)普遍疏离领导术,第二个例外则是战斗法师大家都知道据点阵营是一个何等全族尚武的势力,应该也不会太奇怪。

  最后不得不专门圈出地狱阵营,他们不比墓园、元素堡,士气因素对他们来说【也】非常紧要,可是魔鬼英雄对领导术掌握能力很弱,异教徒英雄还要更差一些。究其原因,地狱阵营充斥着狂妄、欺诈、恐吓和猜疑,在不就是怯懦,他们自然难以触及士气的真谛。也因此,身为俘虏的前骑士【夏洛克斯】会被高度重视,人类与恶魔的混血儿塞尔伦能赢得他的地位,同样也因此,大部分时间伊欧佛总能吃大败仗烤肉味的。

  运气是比士气难于把握的另一项战场重要因素。H3出于平衡计,把幸运的效应设置得“有它锦上添花,没有了也不用担心会雪上加霜”,所以在二十八选八的游戏操作中,幸运数显然属于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之类;尽管如此,剧情意义的幸运,无人可抹杀其威能谁要是不服本座这么说,自己带支军队去挑衅一下山德鲁@诸葛玉箫 ,然后兵败被俘,看看有没有命能活着逃出来。观现实史,事例更多:箭射带钩,齐桓称霸;刀刺宫柱,燕丹授首。此皆幸运之力,连篇累牍之故事,不胜枚举。

  一方面,“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在战场上,真的要能积极自主地收集(collect)更多幸运的“幸运术”,自然是逆天的存在(剧情啊剧情)。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自然更合魔法英雄的口味。额,额外说一句,以后谈及法系通例时,自动忽略战斗法师。

  另一方面,壁垒阵营有幸运神祗的守护,拥有比其他阵营更多的幸运术亲和力,隶属战系的巡逻兵英雄的“幸运度”非常可观,超过了所有其他阵营的魔法英雄,而德鲁伊更是空前绝后地亲和幸运术,就差没整个身子贴上去了。幸运术可视为阿维利的【国术】。

  从数据看,壁垒以外,幸运守护神对正义联盟的魔法英雄也眷顾有加,此外,守序中立的女巫英雄(这帮女人对领导术几乎是绝缘呢)也蒙其青眼相待(不然根本带不动兵)。而其他的英雄想获得幸运术就很难了。也许这是3DO表达“善有善报”的一种幽默方法吧?

  幸运术聊完了,但是幸运还有话说。我们不能忽略一个种族投石矮人(Halflings)。在伊欧佛陷落于克里根后,失去家园的投石矮人一直在预谋报复。从战斗力数值上看,他们除了“永远幸运”之外和大妖精相差无几,看起来绝无跟克里根叫板的资本。然而剧情中,就是这点相差无几的能力,让投石矮人们大放异彩,在末日战争末期起兵响应格鲁,他们的伏击战让恶魔“伤亡惨重(就凭那坑爹的杀伤力数据),能及此者,除开与恶魔周旋到底的决心外,所恃者,”善有善报“也。

  战争中被使用的武器很多,以H3论,除弓箭等远程打击手段外,就是枪、剑、刀、锤、斧、鞭、棒、镰、连枷、流星槌等,更多的是生物自身的尖牙厉爪(虾米?本座忘了鹰身女巫的匕首?)。尽管武器不尽相同,但有一些共通之处,对敌人的杀伤效果取决于进攻时的爆发力,以及对爆发力的合理掌控,这类技艺在H3中称为【进攻术】。

  肉搏战中,共计敌人的同时也面临着敌人的反击,因此在遭受攻击时,以格挡、闪避等技巧来减少自身受到的伤害同样重要,而这类技巧则被称为【防御术】,正好与“进攻术”相对,不过,防御术不仅在肉搏中起作用,在遭受远程打击时,防御术在一定程度内也能起保护作用。而对于法术伤害,防御术完全无用。

  攻、防技巧深受所有斗士英雄青睐,是不言自明的。这些英雄的魔法能力偏弱,而格斗是他们实力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即便是炼金术士,也对攻、防两技能有足够的重视。

  战斗法师、异教徒最倾向于攻击、防御之术尤其战斗法师,本就属于“魔武双修”,所属的据点阵营又以野蛮性、攻击性为荣耀(Lok Tar Ogar!= =!),故此战斗法师对进攻术打到了狂热状态(程度仅亚于对后勤学),乃至出现了以为特长进攻术的干德鲁郡主。(啥?问俺为什么异教徒也重视攻防?他们的魔法能力跟60分万岁有多少差别啊?由不得他们不重这块啊。)

  一般法系职业对这些技艺便不太感冒了。至于纯粹法师们术士、妖术师和元素使们迷信魔法力量,对格斗术近乎厌恶。(因此,一位喜欢挥舞宝剑的骚年,称为魔法学校中忤逆的典型,你们懂的。)同为纯粹法师的女巫则更多地受到沼泽势力重视防守、兼顾进攻的战争观影响,对进攻术并说不上厌恶,而对防御术十分重视。

  进攻、防御的技艺在实际作战时会受制于战士的体格力量(不是四维的P)、武器、防具等因素,所以,不具有无限强化的空间。尽管如此,这些技巧受到斗士英雄欢迎的状况,不会因此而扭转。

  因为战斗的直接目的是消灭敌人,而过多注重防守并不利于这一目标,且防御并非万能,“久守必失”,所以大部分斗士英雄都更多注重进攻术(防御就交给铠甲护具吧),认为“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尤其是据点全阵营所有英雄、地下城的洞穴人斗士和元素堡的火元素人、精神元素人将领。因此,这些英雄坐拥进攻术普及状况饼状图(= =0)的最大的份额。其中野蛮人和元素人更是以进攻术为职业第一要术。

  然而,真正能把进攻术变成特长的,只有两位一是在克鲁洛德和埃拉西亚【流浪】的人类野蛮人肯洛哈格(还好他的武器是大斧,不用剑);二是【服役】于克鲁洛德军队的食人魔战斗法师干德鲁郡主。他们都归于以强硬攻击为荣的据点阵营。

  这两个人的共同点是:武艺高强、使用重型武器(战斧/狼牙棒)和拥有一颗疯狂的心:肯洛哈格举止粗鲁、性格暴躁、战斗勇敢,早在恩洛斯大陆便有“野蛮人”之绰号,文雅地说,就是大开大合开山将,粗俗地讲就是不知死为何物的疯子;至于干德鲁,那就是一心想要死在战场上的“小白”*,只是武艺太好,气势太高,终于没死成。

  可见,重视进攻时一回事,一味进攻又是另一回事,在寻常人眼里,无惧生死和无脑送死,相差也只有一线。元素人尽管暴戾凶悍,但不精于技巧且“徒手”作战,也成不了进攻特长者。

  巡逻兵、炼金术士、驯兽师在攻防取向上属于少数派,这三类斗士英雄对防御术的偏好多于进攻术,这与其各自阵营的状况有莫大关系:先说壁垒,精灵弓手是其主要军事力量,对进攻术需求不大,飞马、独角兽作为反魔法部队,肉搏的场合不多,爱人和枯木卫士较多地扮演守护者角色(也别太指望他们能进攻),金龙、半人马神马的就不属于常规军了。再说塔楼,炼金术士主要还是以傀儡(尤其是人偶)作为主要部队的,傀儡这东西,结实第一,杀伤敌人弱一点没事,不是还可以靠法术吗?炼金术士再战系他也是魔武双修啊。至于H3中防御性最高的要塞,其理念本身就是攻守兼备(致命香水说:锁定~~进可攻~~退可守~~调虎离山~~~进可攻~~~退可守)、先守后攻,这也源于其实际情况,沼泽的怪兽们都出奇的皮糙肉厚。

  上述三类英雄都对防御术极为重视,并且各自出现了以为以防御术为特长的名将。但我们要明确一点,在这三大阵营中,防御术也绝非被奉为圭臬之术,各自的防御特长者在本阵营中的Evaluation(突然不知道要怎么用中文写了)也不会很高。孟斐拉是“H3名将中箭术第十名”(隐藏属性箭术,不在面板上),箭术造诣一般般,所以转而专注于防御术(其他巡逻兵对防御术也就是用用就是了);孟斐拉本人并不被阿维利军方重视和拉拢。泰泽素有“铁壁”之誉,不过驯兽师的价值取向是以阿尔金那种技能搭配为最优;泰泽将军倒是被丢在边境地带,频繁被敌人围攻才围成“铁壁”的他不能不铁壁,不敢不铁壁,不铁壁就保不住小命了。还有“三大钢板”中,妮拉并不是人类,她是神怪1、2、3话说没人觉得一个神怪特长防御术显得很突兀吗?(他们种族可是主要以魔法起家,评价实力也是靠魔法说话的哟~)好吧,不卖关子了,神怪妮拉其实是他们本族中的异类,从小在跟小伙伴玩耍时就特别能扛揍(这可不是本座杜撰,英雄介绍说的),是个被揍出来的行家。

  H3的世界里,行走大陆的英雄,再不济也多多少少懂点魔法,能掌握一些诸如魔法神箭、护体石肤之类的简单法术,而更高深的法术,则需要足够的智慧(Wisdom)才能【洞悉】其奥秘。(译电员表示:洞悉神马的最有爱了,米娜桑多多破译)而同一种法术不同英雄施展起来,效果各不相同,最基本的原因在于他们的魔法力量(Power)有差异,二在短时间内不同英雄的连续施法的能力也有不同,这与其体内的法力(Mana)储量有关,【一般】的情况下,掌握知识的多少与法力储量是成正比的。

  以上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在此重复一遍,是为了强调一点,绝大多数魔法英雄都掌握智慧术士有原因的。魔法英雄对魔法都有不同程度的狂热,以及有足够的智慧来精研各种法术。但智慧并非是法系职业的唯一追求。

  魔法的奥秘不一定只留存在典籍里,也可能在施法者之间口口相传,而且真人演示也往往比单纯地文字描述更有启发力。(嗯,舞蹈教师都是靠这个吃饭的,因为光看视频很难学会跳舞~)通过交流来教授他们魔法以及向他们学习魔法的能力,叫做【学术】(Scholar),这是神怪-火精灵一族引以为傲的本能,也是众魔法英雄追求的第二个重要技能。另外还有一些战士也学习了学术。这个技能当然是受制于智慧术的试想,一个不知数学为何物的人,即便欧拉再世也无法指点他;同样地,一个半知不解的讲解者是无法把只是传授给他人的。

  如果抛开学术交流和剧情中难以企及的大型魔法行会的典籍,想要学习新的魔法,还有一种方法观察他人施法,暗中偷学。这个方法要求学习者有敏锐的眼神和灵动的思维像700那样,额,我是说像苍蝇那样;因此这样的能力被称为【鹰眼术】(Eagle Eye)。鹰眼术是法系职业追求的第三个技能。传统的八大势力中各有一位以鹰眼术著称的强者,除了艾许资质略不足,其余七“鹰”也正是鹰眼术特长者,地位超然。同理于学术,鹰眼术也受制于智慧术。

  掌握了魔法是一回事,使用魔法又是另一回事,在力量固定的情况下,若想提高魔法的效果,就要精修元素法术,或者依靠宝物的能量。又或者,有一个专门的技能名为【魔力】,专门提高杀手法术威力其机理在于提高力量的使用效率,从而增加爆发力。

  法术骑士也是一种能量的交换,而法师的身体就是转换场所,所以魔力技能事实会增加法师的负担,这一点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断丝重连、电阻减少的白炽灯泡(不会有人问我什么是白炽灯吧?这些年貌似都没怎么见过这东西了)。而另一方面,过度专注杀伤法术的应用,怎么看都有暴戾邪恶的嫌疑。因而正义三族和从三族中征召法系职业者的元素堡阵营,都不存在特长魔力的名将,二大名鼎鼎的五大魔力特,也全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在此之外,法师们还要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连续施法的能力。受知识水平制约,法师都有固定的可用魔法值量,想延长连续施法作战的时长,方法无非两种,一为开源,二为节流。节流涉及四系元素,以后再讲,开源即为【智力】,通过对智力的开发,施法者对知识的理解加深,从而获得额外的魔法值。当然,也可以从另一层面吧“智力”也视为“节流”,即:通过开发智力,提高“施法能”E(Spell)的利用率,从而相对地扩充了“魔法值数量”。(只是这样理解的话,面对怪物、阴魂、法师、飞马时,解释起来会很尴尬。)智力的效能(100%)在比例上远超魔力(15%),这也很容易理解嘛,耐力总比爆发力有更多的提升空间。

  传统八大势力中,除据点外,每个阵营都有钻研智力的名将。(据点的家伙太愚笨了点)其中塔楼阵营还有两位之多。不过,拥有智力特长的人物却很少,只有三位,而且其中两位还分布在德鲁伊和异教徒职业着两种职业并非纯粹法师,而第三位智力特(安洁尔)是一位女巫,虽属纯粹法师,但女巫的“魔法化”(Speellization)水平是弱于其他三种纯粹法师的,对智力的依赖程度也只能说中等。或许H3是在暗示我们,理论上可达到无限开发的智力,在实践中想要达成过深的开发,阻力之大,已非单纯靠苦心孤诣的研习可克服了。这样的能力的拥有者寥寥无几,每一位都可以说是造物主的宠儿,天纵奇才。最后一种法术精研技能是【神秘术】,相比前述五种技能,这个技能的存在感弱得多。神秘术的作用是提高修习者魔法值恢复速度,显然它受制于知识水平和智力。实际上神秘术常常被与鹰眼术相提并论,算是一种比较“有性格”的技能不过,剧情意义讲来,智力的开发并不是易事,魔井神马的也不是满大街都是;有神秘术这种能加快魔法能量补充的技能,关键时刻或许是可以保命的。从这一点来说,神秘术有它的市场。(当然啦,剧情中应该不至于是太阳出来mana突然暴涨的恢复模式吧?)

  神秘术虽然与鹰眼术齐名,不过神秘术门槛非常低,这一点与鹰眼术截然相反。神秘术是【日常作息中会大量损耗魔法值】的人群的必修技能。比如人族僧侣在战斗中要发射大量的圣光弹,而他们的体质注定了他们的总魔法值不会太多人族名将、僧侣首领,因海姆审判长(@slaughterco )就掌握了神秘术。塔楼阵营的(四位)人类炼金术士也都仰仗神秘术来补充炼金的mana消费。还有墓园阵营的吸血鬼山特(@被遗忘的枪神 ),特长聚灵奇术的那【只】,前生很可能是个僧兵(勇士嘛,Warrior嘛,谁规定僧侣就不能是勇士了?),也学过神秘术。不过咧,神秘术上手虽然很快,机理却很复杂,因此特长神秘术的名将就比特长鹰眼术的少。(拉丁舞难学好提高,摩登舞好学难提高,鹰眼、神秘大概就像这两类舞蹈的对映吧)在大陆上到处瞎逛本座是说,历险的神怪海伦、靠魔法能力富贵起来的洞穴人杰格、因为神秘术而在本族中地位超然的恶魔艾西斯,以及幼时一场高烧,脑子没烧坏倒烧出异能的狼人罗斯可,请注意:这里面一个人类都没有。

  斗士英雄们对这些魔法技能普遍缺乏兴趣,当然也说不上深恶痛绝。这年头大家都得懂点外语,偶尔蹦几个单词出来也是很洋气的,H3的斗士们也好歹得读一读《法概》(笑~)。但也就是读一读罢了,除了炼金术士和死亡骑士,其他的战系职业都对法术精研没有过多的热情。而炼金术士也只对智慧术、智力、神秘术有兴趣,死亡骑士还要好一点。除了神怪和火精灵,绝大多数斗士英雄都对学术表现出不约而同的冷淡。

  除非是战略要地的卫戍部队,否则没有哪支军队是死守着一处地方的。即便是死守,也不是在阵前现集结。因此行军时所有军队都要面对的事务。为了行军过程的安全便捷,将军们可能要熟悉一些技巧。

  谚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士兵们需要给养,需要武器,这些东西在部队中往往交由辎重兵来运输。战斗部的【脚程】无疑是高于辎重部的,在行军中,战斗部万万不能喝辎重部拉开太长的距离,因此,辎重行动的速度便是“决速步”,制约着全军的速度。

  游戏中深受喜爱的后勤学,在剧情层面就是管理辎重队伍的管理学方法。辎重行进速度提升起来,牵头战斗部也可以加快奔速了。可以说,后勤学是长途奔袭的保障学问。

  因为后勤学的管理对象旺旺是本阵营最低阶级的小卒们,所以略显“低贱”,由此,各职业英雄因自身情况不同,对后勤学的亲和性也有天差地别。

  术士、妖术师、女巫、元素使作为纯粹法师,精力多在魔法上面,让他们带兵,勉勉强强吧(将领本职工作嘛),但是要让他们去和挑夫、车夫做深入交流,还是有些强人所难,所以他们对后勤学态度很冷淡。

  正义三族的传统战争理念注重正面交锋,对后勤问题,将领们的态度往往是“这种小事派个副官就可以了”;因此,骑士、巡逻兵、牧师、德鲁伊、炼金术士即使对后勤学重视得比术士多很多,你也别指望他们会深好此术(是术不是道)。唯一的例外是精灵巡逻兵凯琳,她可以说是巡逻兵中的一个异类;最初她是一名【侦察兵】,学习过箭术,不过在战争中她逐渐发掘出自身奔跑速度的优势,称为巡逻兵英雄后,她秉持“兵贵神速”理念,深入研究了半人马的辎重事务,最终称为“H3第一后勤大家”(神马?为什么她第一?瞎子和哥布林有人马脚快吗?)。她的行军速度鲜有人能及。

  邪恶三族除妖术师外的英雄,对后勤学的兴趣总的来说比正义三族要强烈一些,倒不是说这些英雄有多热热衷于找搬运工喝酒聊天打屁,实在“形势比人强”啊。邪恶势力居住的地域大多是土地贫瘠、资源匮乏,“本土作战”中“就地补给”也是空谈,如果是入侵他国就更需要重视后勤了。这是邪恶英雄不得不多花精力在后勤事务上的硬因素。魔鬼英雄们甚至将后勤学视为职业生涯的第一要务(老侵略他国),不过克里根物种的资质挺愚钝的,第一个掌握后勤的魔鬼英雄居然是特长弩车的斐瑞(丢脸啊~);地下领主虽不至于“无后勤不带兵”,但也视后勤学为“与领导术并列第二重要的要务”。耿纳是一名地下领主英雄(当然在剧情中,他并不是领主身份),代表着邪恶势力后勤学最高水准。这个愚钝的牛头人最初【也】是一名【侦察兵】,有着风一样的速度,后来又给领主充任贴身保镖,耳濡目染学会了牛头人为将的必修课地下城の国术【战术】,才成为英雄的。他以直觉和后勤学见长,驻扎在崎岖的尼贡边境。他的辎重队伍是由洞穴人构成的,但行军速度并不比凯琳差多少。

  但也不是所有邪恶英雄都对后勤学痴迷的。妖术师且不说了。墓园的死亡骑士、巫师对后勤学的依赖程度分别和人族的骑士、牧师差不多,原因在于亡灵军队对不急的需求不像生命体那么多(他们不吃饭),而且每一位墓园阵营英雄都要花费太多的时间精力在招魂术和魔法的修炼上。异教徒则是更对后勤学问题冷眼相加作为“非纯法”,也就他们对后勤学态度冷淡了,想来,他们是觉着魔鬼英雄可以吧后勤问题都承担了,他们异教徒英雄还是多用点心思修炼神秘术或者欺诈生灵为好。

  中立三族有两种纯粹法师,几乎不正眼看后勤问题的;但是事情总得有人做,所以对应的本族斗士英雄驯兽师、元素人都极有后勤学渴望。元素堡方面好点,魔法元素莫奈尔因为对负责运输的气元素知根知底(蝴蝶负重不能),率先掌握了后勤学。沼泽居民就比较惨,尚无人掌握后勤学,于是尽管在光复战争前中期,泰塔利亚兵雄势盛,在争夺西埃拉西亚沼泽地带中把克鲁洛德打得屁滚尿流的,但是向东扩张的步伐终究迈不出更多,直到最后被凯瑟琳女王的大军反扑。

  一般而言,行军布阵冲陷据守之类的事,都是斗士英雄的活,没魔法英雄太多戏份。但在据点阵营,这一条规律就是用来被摔打的。在后勤学问题上,战斗法师就盖过野蛮人一头。戈壁地形虽说不上富饶,但比之熔岩、沼泽或地下世界还是好上不少,经常能遇到【绿洲】、【还童泉】之类的好去处可供食宿,头脑简单地野蛮人也就缺乏了些许危机感,对后勤学就不那么狂热了。而战斗法师比野蛮人的视界要远上那么一丢丢也就一丢丢,至少没能远到戈壁之外;那些肌肉脑子实在太过麻痹大意了,没办法,战斗法师们不得不把后勤学当成【头等大事】来抓是的,比【进攻术】还重要的头等大事。食人魔德萨正是此道佼佼者。

  德萨的后勤学高度与凯琳、耿纳比肩,三子之余,大陆无可望其项背。不过呢,德萨可不是侦察兵出身,也没有什么可以再战斗中发掘的才能他只不过是一个幼时家园被人类强盗屠戮的六个幸存儿童之一,一个满心仇恨的报复者;后来他成为了一位战斗法师,而战斗法师的要务后勤问题同时更是他有朝一日能踏破人类世界的关键因素之一,因此,他的特长源于仇恨的执念。后勤学在陆地行军中意义重大,但到了海上旅途就毫无用武之地。为何呢?看官回想下吧,开启海上旅行的步骤:首先要有一艘船,如果不是用【召船术】召来,或者在岸边捡到,那么就要在船坞花费1000大元和多达10单位的木材来建造请注意:5单位的木材可以盖一层魔法行会,那么H3的船只哪怕在地图中再mini,那想来空间也是极大的。然后上船,整支部队本日行动力清零~其实这是在等后勤部跟进并登船啦。好,到了船上,吧物资码好,挑夫们就可以轻松一点了,因为海上航行不需要他们的脚劳作了。只不过,必要时,他们得转为桨手或舵手。

  行船的技术尤其是行这种大兵船的技术,称为【航海术】。一支水军每日航程的极限,只取决于水文、风向和率军将领的航海术。

  在游戏中,航海术很不讨喜,但在剧情中确实高层重视得有前景的技能,盖因海洋中的资源远比陆地丰富,且尚未被太多的势力染指。H3中人族、墓园、要塞三大势力的临水城镇都配有船坞,因此三族英雄都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尤其是斗士英雄,都有极大的习得航海术的倾向(仅略次于职业技),魔法英雄稍有不足,但也算可观。元素堡当然也有船坞他们从“外星”来,建造的城镇有很搭一部分是模仿人族城堡的布局,不过咧,元素有一半是疏水的,所以元素堡阵营的英雄们对航海术的亲和度就要打个折扣。

  上述的四大阵营英雄数量庞大,但是掌握航海术、特长航海术的,却仅仅是骑士斯尔维亚和女巫傅尔:前者是海盗出身,后者长期为商船提供“造风”服务,二者都是经常参与远洋航行的。可见,航海术要打成,仅靠近海练习的小打小闹是不够的。

  其他阵营的英雄则不易习得航海术。魔鬼、地下领主、妖术师对于航海术的亲和度只达到勉强可以说热衷的度,与元素使差不多。壁垒、塔楼阵营英雄,及异教徒和野蛮人更不济,仅在理论上有学会航海术的可能。没办法啊,有海无船,何以练习?望洋兴叹而已最【极端】的还是战斗法师,他们的视野终究局限在了茫茫戈壁中,野蛮人还有部分人员会到大陆各地去游历,而绝大多数战斗法师终极一生都不曾踏出过戈壁,更别说见过海了。再加上他们要处理的事务也非常多,海航术对于他们来说,是【绝无兴趣去了解】的一件事。

  脚程问题之后,是情报问题;这里并不是指对面冲过来的敌军有多少,野外的生物态度如何等等,而是本军周围若干范围之外,有什么目标、资源和意外出现的宝物,这一类问题的提早探究,需要仰仗【侦察术】。其实不管什么战略或策略游戏,侦查都是极为重要的。只是《英雄无敌》系列游戏都有“格子”的限制,单纯为侦察术使用一个格子让人略略蛋疼。游戏中又总可以拉副英雄探雾(死了不心疼的),又或有红木了望塔、火神柱存在,可以抵偿没有侦察术的短缺。

  剧情之中没有谁是天然的“送死小英雄”(即便是专门探路的小英雄,如何长程传递情报也是问题),狗万网址,红木了望塔和火神柱也不常有,如何及早获悉路况、敌情,歼弱避强,这是个问题。侦察术便是为这个问题而生的,他的内容说白了就是有章法地训练和派遣斥候,在相同的人手情况下有效扩大搜索范围。当然,这里只是说“扩大”,并不是没有侦察术的英雄救不侦查了,只不过他们对训练、使用斥候的方法不是太懂,可能会使斥候的远程侦查范围交叠,造成效率低下也就是说有无侦察术只是侦查的力度问题。

  名将之中,掌握有侦察术的往往都是前线领兵英雄,尤其是某些飞兵特比如飞马部队统领艾丽斯、石像鬼大师匹克杰姆、鹰女罗勒雷、大雕之友希娃以及飞龙世家布鲁菲德。他们的侦查优势来自空中,当然,侦查也未必靠飞兵来完成,地狱猎犬可以用嗅觉侦查,歌革可以“火力侦查”,某位差点被自己召来的陨石砸成【牛肉干】的高手,大难之余习惯性“瞻前顾后”,也有他独特的侦查妙法。

  一般而言又是“可恶的一般而言”斗士英雄对侦察术相对热衷,而魔法英雄(除了艾丽斯和牛肉干同学)则很冷淡。而例外的情况是据点阵营,或许戈壁滩上大小实力派过于频繁的互相攻伐,导致此阵营全员看中侦查工作:尤其是脑子直楞,常有遇伏之虞的野蛮人英雄更是对侦察术的期望盖过了后勤学。

  除了侦查、预警,【寻路术】也是行军的重要技能。这里的路是陆路,水上只有水文和风向,单调的多。众所周知,鹅卵石最好走,砾石路也不错,泥路马马虎虎,总比没修葺的路好。可是,现成的道路不是到处的有的,即便有也不可能直通战区,英雄救得面对一个问题:在合适的地点选择合适的路线,或者在合适的时候离开迂回的大路,另寻直线的小路,这便涉及寻路术。在草地、泥地、魔法平原或被诅咒的大地等地形,视野广阔,路很容易找;而戈壁、沼泽、雪地、熔岩、地下世界或沙漠之中,没有专业的向导(比如游牧民啦),有没有寻路术傍身,部队会寸步难行。此时,请忽略本族并无视主场地形惩罚的平衡性规则,剧情里没有这条,尤其是本族部队全部是飞禽走兽时。

  做了英雄,总是会有带兵的日子;带了兵,总是会有需要开路的时候。因此,所有英雄都会需要用上寻路术的时候,谁也跑不掉,区别在于学会寻路术的机会。

  首先有个规律熟能生巧,带兵久的英雄容易学会寻路术。沼泽区的路最难找,要塞阵营意外的势力,鲜有敢于轻身直入的。驯兽师们天天跟些个飞虫走物打交道,带着它们穿梭在连大车都无法行动的湿地上,自然极有习得“水上漂”的氛围。相较之下,“男主外、女主内”,女巫们常常镇守在被恐怖浮雕和血塔包围的牢固要塞中,闲暇狮鹫潜心研究法术(尤其鹰眼术),自然难有掌握寻路术的。其实不光是女巫了,术士、妖术师、元素使也是一个道理,都是“寻路白痴”。

  其次恶劣的地形可能倒逼出英雄的寻路术,不过与恶劣程度倒未必成正比。戈壁区的野蛮人获取寻路术的能力与驯兽师对等,战斗法师也有还算算过得去寻路术亲和性;相比之下,雪地其实比戈壁难以行走,但炼金术士的寻路术亲和性却和战斗法师近似,其中原因既有“魔武双修”花费较多精力的原因,也因为塔楼的士兵以傀儡为主,对道路的平整度不敏感。说到“魔武双修”,墓园阵营的主场地形是泥地,在“正常情况下”,寻路几乎没有啥技术含量因此死亡骑士学习寻路术的可能性还不如巫师呢。

  最后,职业的特殊状况也会影响英雄习得寻路术的可能性牧师虽然不想纯粹法师一样醉心法术,但他们的军事之外的事务也不少,包括医生、大臣、政治家和神职人员,学到寻路术的可能性跟纯粹法师也没区别。巫师之间时常会互访,泥地倒不难走,不过墓园阵营的势力区域经常有黑暗天幕,挺讨厌的,巫师因此学会寻路术的可能性反常地高。壁垒在游戏中主场是草地呢,是不是觉得“草地,小意思啦”?别忘了壁垒阵营深居于密林之中,兵法云“逢林莫入”,记住这句话吧,记住它各位看官就不会奇怪为什么巡逻兵、德鲁伊都有大概率学习寻路术(其中巡逻兵更高)了。地下虽然平坦,但是蜿蜒迤逦,地下领主自然得抓一抓寻路术,不能像妖术师那样甩手了事。元素堡倒是坐落在平整的埃拉西亚草原元素人干嘛那么喜欢学寻路术呢?他们是客军吗?不学点寻路估计都不敢出兵= =!除此之外,骑士、魔鬼、异教徒(因为地狱生物在剧情中也不太受熔岩的威胁)和战斗法师、炼金术士、死亡骑士这三股魔武双修“者学习这个技能的机会也是差不多的。

  两军对垒不同于两个高手过招,不仅仅是攻击、防御间或偶尔还发个暗器。阵型很大程度会左右胜负的天平,譬如人类骑士是血肉之躯,却往往能战胜许多强大的邪恶生物,靠的便是他们的统领塔里斯指挥的阵型作战;同样地,一支恶狼骑士小队早于沼泽生物的伏击,身为队长的塔洛希尔依仗什么率队突围?他会告诉你:阵型。

  H3中,在遭遇战斗之际迅速形成合适的战斗阵型以期更迅速地投入作战的能力叫做战术,前述的塔里斯和塔洛希尔便是战术的代表;牛头人、水元素、土元素也是使用战术的典型:战术包含但不限于布阵术,它也体现为英雄对战场动态【敏锐】的感知(700乱入:敏锐我知道吗,随时随地锁定XXX说完被众看官锁黑至死);在作战不利时有战术眼光的英雄会第一时间觉察出不妙,从而及时抽身而去。特洛萨、特洛克、博拉格公爵、伊格纳蒂斯、塞尔伦元帅和查玛等英雄都是具备这种才能的人物。

  按照“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规则,大部分法系职业都与战术没什么福缘;战术这东西,它就该被战系职业垄断。地下领主自然是最亲和战术的,毕竟是他们的国术野蛮人、元素人也极度狂热但最爱还是留给进攻术;骑士虽不狂热,但也非常重视,掌握战术的可能性超越三种“狂热族”之外的所有英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战系职业都对战术有足够的亲和度,但是炼金术士的“诚意”还是略显不足,无法同“老对手”死亡骑士比肩;而半战半法的魔法英雄战斗法师甚至比炼金术士更有称为战术家的潜质。不过我们也不能苛责炼金术士,说到底人家的战斗主力是各式人偶人偶嘛,“御攻御魔御掀桌”,但是拿它们来演阵法这个

  还有,克里跟人血液中几乎没有“战术因子”,但这不妨碍它们从被吸纳入军队的人类将领(恩奸)们那里学习到,因此,魔鬼的战术亲和性倒是高于巡逻兵、死亡骑士等战术素养普通的斗士英雄;甚至连身为魔法英雄的异教徒也有接近炼金术士的水准。

  打仗也会借助到外物,比如弩车、急救帐篷和弹药车,攻城时还要用上投石车。以战术著称的特洛萨同时便也是一位弩车特长人士;不过,与其他五位弩车行家比,他的弩车威力最弱,原因在于他学会了使用弩车,却没有学会提高弩车战斗力的技能炮术。

  这时要强调一点,炮术不仅仅是弩车(弩炮)的作战技术,它包含所有大型箭矢的弹道技巧,所以在守城战中,炮术也会对防御塔的作战有帮助。(而在游戏中,炮术在《光复》中不能控制箭塔,《阴影》、《末日》才可,故可以认为元素堡是新设定的剧情对应者。)只是弩车特威名赫赫,传遍大陆,除了依格尼萨和帕里斯等天外来客,几乎所有英雄都会把炮术和弩车联系到一起。(当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热爱学习的元素人们也快也会把炮术和弩车联系到一起的。)

  不是所有阵营的铁匠铺都能打造弩车,或者设有专门的弩车工场。那么,是否有弩车制造能力的阵营之斗士英雄更容易学习到炮术呢?答案是否定的。弩车造价昂贵,没几个闲钱的人还真没法购买,倒是可以寄望于别的渠道获得(比如【截获】,呃,我是说【缴获】);因而,学习炮术的能动性取决于对弩车的态度,魔法英雄除了半吊子战斗法师和知识匮乏的异教徒,其他人都不太会去接触炮术。

  正义三族的骑士、巡逻兵、炼金术士相比较,我们会发现巡逻兵居然比骑士更倾向于习得炮术这是因为巡逻兵往往有高潮的箭术傍身(孟斐拉,H3箭术第十名噢~),若获得弩车,习得炮术,回事极犀利的存在。炼金术士毫无悬念地垫底实际上,仍是因为人偶的特性,炼金术士对炮术有起码的热情已是难能可贵,这一回合,他们和法术能力有限,在机械学方面找出路的异教徒,战斗法师打了个平手。

  邪恶三族的魔鬼和死亡骑士骑士并不会过分依仗弩车(但斐瑞是带着弩车加入的,还是很受欢迎),也受制于自家铁匠铺的实际状况,在炮术获取方面,不会比骑士更有利,三方都半斤八两。地下领主面临的状况迥然不同他们不能像魔鬼那样轻视炮灰的生命,也不能像死亡骑士一样像补充工具一样补充士卒;同时阵营内战争频繁,花一笔钱购买能大面积屠杀敌军小卒的弩车是一个很sound的选择(妖术师就不用了,他们使用高杀伤法术),因而地下领主醉心炮术也不奇怪了。

  中立三族的野蛮人、驯兽师、元素人【统统】醉心炮术,这其实是很囧的掌故。生番斗士们见识浅,没机会领略高杀伤法术的大场面,只能退而求其次,看中弩车的“大杀器”品质:说起来野蛮人还好啦,学会炮术倒也能把弩车的威力充分发挥出来,这驯兽师一没弩车货源,二没足够的攻击力炮术狂热就只能归咎于盲目崇拜了。(格5夫Coon缴获一部弩车就能坐实【头号弩车专家】的名头,还特招国王待见。)元素人追求炮术这事就更囧他们落户埃拉西亚,与人族缔结同盟来着,然后就自发地学习人族:人族早弩车,学!人族建船坞,还学!最后,人族都不怎么重视得炮术倒成了依格尼萨、帕里斯引领的高招狂潮,这些猛男猛女也不想想,以元素的强悍躯体和霸道杀伤力,弩车要来有多大用?

  k73所有游戏及软件下载资源均来源自互联网,并由网友上传分享。如有侵权,请来电来函告之。

网站地图